“看来你已经想到了。fgshuwu.com”

  雷祖望着凌离的脸,语气深沉:“便是圣女苏漓!她本不该存在于世,是命祖提前算好天时地利人和,将其强行降生在青水界,她一出现便瞬间带走了此界接近一半的气运,幸亏其已在千年前陨落,否则若是等她离开轮回镜,重新为命祖所用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  说到这里,雷祖轻叹一声:“不过其陨落后,气运也随之陪葬,青水界的气运永久降低,命祖的目的,也算是达成了。”

  “原来是这样么……”

  苏漓眼眸微眯,这般论调她还是第一次听说,不过的确言之有理。

  凌离却是盯着雷祖,眼神冰冷,如刀锋一般,袖袍中的拳头不自觉捏紧,沉声怒道:“苏漓,不该存在于世?她有什么错?她分明什么也没做!”

  班乾惊诧于凌离忽然激动,旋即心头一动,突然想到了一人,震惊地看着还在怒火中的凌离。

  凌三,莫非……

  “呵呵,事实如此。”

  雷祖见凌离有此反应,倒不觉得奇怪,他一眼便看穿了凌离的伪装,凌青水的“青傀面甲”是厉害,但凌离修炼显然没到家。

  “不过……”雷祖语气一转,带着几分感慨,“苏漓此女,的确没有任何过错,她甚至非但没有错,还有大功劳。若非她在轮回镜中选择魂飞魄散,现在的修真界大抵已成了命祖的后花园了。”

  凌离沉默下来,眼中血丝渐涨,但没过多久,内心种种的复杂郁愤便平息下去。因为他知晓苏漓还有转世,并且不需要多久他就能从苏九州手中轮回镜中得到苏漓今生的身份。

  “既然如此,命祖前辈。”

  苏漓眼中神光湛然,“若是那位圣女的气运并未消散,而是有人得到,且以此为基础建立宗门,广邀天下圣宗加入,再配以天星神水,是否就可将所有还未成熟爆发的替身命蛊逼出体内?”

  雷祖眼中蓦地亮起光芒,目光灼灼地盯着苏漓,好似想要看透苏漓,但不论他怎么看,苏漓都如一团迷雾般,丝毫看不真切。

  “小友,若你的假设成立。”

  他语气放缓,“不是没有这个可能!”

  “雷祖想做第一个尝鲜之人么?”

  苏漓眼中笑意盈盈,“此刻逆宗尚有天骄榜所载气运,说不定效果出奇的好呢。”

  “哈哈哈哈…小友,你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一些。”

  雷祖哈哈大笑,红光满面,“不过,既然两道神雷都被你拿去,风雷圣宗再无神雷,名存实亡,从此归入逆宗管辖又何妨?!”

  说到这里,他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凌离,“我这就传音给项南交代事宜。”

  “需要掩盖天机么?”

  苏漓靠在石椅上,双手交叉放在膝盖,“气运的变化,许是立竿见影,命祖立刻就会察觉到。小女子不才,习得天禁之法,可糊弄片刻。”

  “天禁?”

  雷祖眼眸微微瞪大,笑容更是灿烂,“圣雪宗也被你说服了?”

  “倒不是,另有原因。”

  苏漓不欲多言,雷祖见状也不多

  问,只道:“我风雷宗屹立青水界数万年,又岂会没有半点底蕴,掩盖天机倒是不用麻烦小友。”

  说到此处,雷祖闭上双眼。

  苏漓见状也闭目养神,在一边静静等待。

  项南正在闭关,一道传音忽如其来:“南儿,可在?”

  听到这声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,项南身子剧烈一颤,立刻惊醒睁开眼,“义父?”

  “不错,是我。”

  雷祖的声音透着几分疲惫,“我残魂之躯,有悖天机,不宜多言。此番传音,只为一事,我风雷宗从此归入逆宗,尊逆宗为主,不要多问!你即刻前去庚金塔,观察华儿反应。”

  “归入逆宗?!”

  项南不由心神震动,可义父对她而言便是天,所以即便满心疑惑,她还是立刻动身前往庚金塔。

  同一时刻,庚金塔塔顶,忽然散出金芒,数个呼吸内将整个风雷圣宗都掩盖进去,看到这一幕的项华不由错愕,这是又出了什么变故?

  忽地,项华觉得一阵恶心,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喉咙里搅动。

  他扒拉这发痒的嗓子,片刻后“呕”地一声,突出一条白色的长虫,那长虫似乎十分痛苦,在地上剧烈扭动片刻,发出一声尖啸,竟是砰地爆成一团血雾,飘散开去。

  项华呆滞地看着这一幕,片刻后忽地反应过来,感应到恢复自由的识海,顿时又惊又喜。

  “这……替身蛊死了?!”

  “大哥!”

  在门口目睹全过程的项南艰难地咽了一口水,涩声道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毒妻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只为原作者鲜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鲜仙并收藏毒妻在上最新章节